2021年1月28日

电商水果第一县成都蒲江县为何“民富县穷”?

电商水果第一县成都蒲江县为何“民富县穷”?
原标题:记者观察:电商水果第一县为何“民富县穷”?
  12月初,走在成都蒲江县的街头,“车多”是第一印象。在并不平整,即使城中心也偶见破损的蒲江路面上,满载着各式各样水果的货车,络绎不绝,往来如织。而在街边停放的私家车中,也不乏豪车。
  到了城郊,在蒲江的电商产业园、农业产业园等园区,记者注意到,虽不如城区人声鼎沸,但至少停车位满满当当,想要停车颇费工夫。
  因为紧密结合的现代农业和电商、物流产业,蒲江在2019年实现了农产品电商销售额13亿元,成为淘宝水果电商第一县,不少农民借此发家致富。但蒲江同时又是一个人口20多万、年财政收入只有10亿元的小县,当地的财政收入如何增加,如何进一步提升县城的综合服务能力,是其下一步的发展难点。
  为何民富县穷
  当地“民富”而“县穷”,是不少蒲江人在接受采访时都提到的情况。
  蒲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农业县,近年来当地坚持茶叶、柑橘、猕猴桃“三业并举”,通过改善品种、提升品质、打响品牌,与电商等新兴业态积极配合,现代农业发展迅速,2019年特色优势产业总产值23.94亿元,线上水果销售超过13亿元。
  在现代农业的迅速发展下,当地农民增收较快。2020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8.6%,2020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将达到26100元。其中,2020年前三季度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转移性收入、经营性收入、财产性收入的绝对值分别是2028元、9585.4元、2061元,经营性收入增量排名成都市第一。
  同时,电商产业积极发展,又带动了当地物流运输业的发展,成为西南地区水果运输枢纽之一,带动新的产业发展。
  农民挣了钱,都愿意进城买房。蒲江楼市可谓火爆。当地政府提供给21世纪经济报道的数据显示,2020年1-8月,当地的商品房销售面积达到40.36万平方米。
  根据易居研究院的统计,同期整个成都市的商品房销售面积约为957万平米。这意味着,2020年,蒲江以1.5%的人口,贡献了整个成都市4.2%的房地产交易量。
  “县穷”,这是指蒲江县的财政收入并不高。从板块分区来看,蒲江全域都属于成都西部区域的都市现代农业和生态涵养功能区,这限制了当地工业发展,税源型企业少。
  2017年,蒲江县的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7亿元左右,2019年才将将突破10亿元,这也只占到整个成都市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0.6%。同时,为了支持当地农业发展,算上各类转移支付,蒲江每年要拿出4亿元作为农业发展专项资金。
  结果就是公共服务支出的相形见绌。根据2019年的官方数据,成都市每万人卫生技术人员有112人,而蒲江县只有75人。教育方面差距较小,成都和蒲江每万人中小学教师数分别为67和66人。
  但教育成绩的差距却越来越大。当地一位80后官员告诉记者,在他们读书时,当地中学还偶有听说能考上北大、清华的学生。但现在,当地中学已经多年没听说有考上这两所名校的学生了。
  这让当地很难留住人才。一位在蒲江工作了超过十年的北方籍干部告诉记者,和他同年考入蒲江县公务系统的外地人,一共有21个。十余年来,调走或其他方式离开蒲江的,已经有接近10位。
  浦江财政如何增收
  “民富”是好事,但“县穷”显然也影响区域活力。
  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提到,要强化县城综合服务能力,把乡镇建成服务农民的区域中心。近期,住建部部长王蒙徽在其“十四五”规划《建议》辅导读本中的解读文章也强调了县城的“节点”作用。文章写道,“县城是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中心和城乡融合发展的关键节点,在推动就地城镇化方面具有重要作用。”
  要提升县城的综合服务能力,财力支持显然十分重要,这显然需要更强大的产业集群支持。目前,以国家生态旅游示范区、中德(蒲江)中小企业合作区、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3大功能区为载体,蒲江也在积极布局产业发展。
  一般认为,农业大县要增加地方财政收入,诀窍在于“一二三产,融合发展”,特别是农产品的深加工十分重要。但在蒲江,记者却了解到,农业深加工发展比较困难。
  核心问题是价格和产量。当地猕猴桃产业协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首先是价格的因素。由于品种高端且声名在外,蒲江猕猴桃价格一直居高不下,产品最高时13元一斤,即使次果也能卖出不错的价钱。加工厂家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成本投入,农民也没有把水果卖给加工厂家的动力。同时,高端品种产量一般,蒲江本身又缺乏土地资源,产量也很难大规模提高。再加上猕猴桃加工技术要求高等问题,当地猕猴桃深加工产业一直没有发展起来。
  但也可谓失之东隅,收之桑榆,蒲江由于生态环境好,水质一向不错,做水果声名鹊起后,近年来也有不少相关项目找上门来。蒲江县发改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蒲江此前引进的某酒业项目,预计今年利税将达到3亿元。而一家今年4月才开始投产的矿泉水项目,今年的利税估计也超过1亿元。
  除了“靠水吃水”以外,通过电商尝到了物流行业甜头的蒲江,也在积极规划相关产业。蒲江寿安被规划为川藏铁路全线唯一大型综合保障基地,蒲江将重点围绕铁路与车辆建设版块及铁路后市场,发展工程机械及零部件制造、车辆运维及物流等产业。
  但总体来说,多位受访人士均表示,蒲江产业发展依旧“量小质弱”,财政要想实现“增收”,还需要更多政策支持。
  此前,也有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,县级单元在承载生态和农业任务的同时,是牺牲了通过工业化发展经济的机会和空间。因此,应当尽快完善区际利益补偿机制。一方面要完善粮食主产区利益补偿机制;另一方面,则要建立生态产品价值实现机制,要通过生态产品和主要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配置,形成市场化、多元化的生态补偿。
  (作者:宋兴国 编辑:李博)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张亚楠